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09-06-2004星期三回母校

約了龍爺、利賓納、陰濕回德仁母校。

08-06-2004  星期 二 難言

無知覺無痛苦還是無憂慮

愛智慧愛美麗還是愛瑪麗

 

有慰問有眼淚還有祈禱

是可惜是可愛還是可喜

 

向左走向右走還是向前走

對你說對我說還是對她說

 

是愛心是耐心還是細心

問carmen問david還是問wingyan

 

04-06-2004星期五六四雜句

當年六四

愛國分子用鮮血染紅了廣場

 

今年六四

愛國分子齊坐在維園球場上

沒流半滴血

可是

他們呼喊「平反六四」的聲音

傳遍了雲霄

傳遍了地府

傳遍了東方

傳遍了西方

 

為何你們愛國愛得那麼舒服

        我們愛國愛得如此殘酷

為何你們要開槍

         我們要擋槍

 

為何我們的母親要被你們關進牢

為何我們的愛國要被你們趕出國

 

靜坐何罪

集會何罪

抗議何罪

……

愛國何罪

03-06-2004  星期「身無重擔輕如燕」

「身無重擔輕如燕」不知是別人作的,還是自己亂吟出來的,無論如何,這一刻我就是想到這樣一句話。不是說自己現在「身輕如燕」,只是覺得很難會有這樣的時刻;也沒有怎樣強求過,只是想過。此刻,我能坐在電腦前,說出這些話已不易——回想放假以來一個星期,公事(系會、學會……)不斷,私事不談。

不知是錯覺,還是直覺,認為人太過輕浮總是不好——是「輕鬆」還是「輕浮」,已分不清,反正都是太過「輕」就是不好。


30-05-2004星期日住在板間房過六一兒童節的兒童

SoCO在大角咀搞了個兒童板間房新聞發播會,近三十位小孩子在桂林街的天橋下,用棄置的紙皮箱搭建了一間「房子」。

那「房子」不到一個青年人的高度,只能曲著身子走進去。裡面暗暗的,比天橋底下露宿者之角更陰更暗,幸而有一點風兒,不然準是把人嚇死熱死!「屋頂」也是用紙皮造的,風兒吹過,它就像快支持不住的,奄奄一息的老殘病漢——他時起時伏、微起微伏的胸膛,看起來,真令人傷心。紙皮箱給人的感覺是棄置,「紙皮屋」給人的也是如此,可是今天「紙皮屋」裡的小孩子們呢?天橋底下的「紙皮屋」和「紙皮屋裡的孩子」只是我們弄出來給香港市民、香港政府以新角度留意的一個舊訊息,他們所表代的是二萬多位居住在板間房的孩子們。今天他們在記者及議員們的目睹下,掙開了束縛——把「紙皮屋」拆破了,可是對於那用木板做的,甚至是用鐵板的板間房,他們的手足不是顯得太幼嫩了嗎?

香港現時有近七百萬人口,可是曾經留意過這二萬多位小孩子的人有多少呢?後天是兒童節,不知他們怎樣「歡渡」呢?

28-05-2004  星期五徹夜不眠

是太輕鬆還是太熱,三更時分躺不久,眼睛「碌碌」合不著,走到橙黃色燈光下的書桌,竟又翻起書來。恰似三更燈五更雞的男兒,亦似「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」的易安。

27-05-2004星期考試之後

考完試,心曠又神怡,直去唱k到四時。飛飄回家洗地又洗衣,爭分「洗腦」更莫遲!快人心事。

26-05-2004  星期日今年佛誕我懵「左」

到圖書館溫書沒幾個小時,突然響起了蕭邦的樂曲,嚇了我一跳,怎麼這麼早就播音樂?是甚麼特別日子?回家才發覺今天是佛誕,我真的太懵了。

24-05-2004星期維園遇高人

其一︰文概考畢,表現平平。尚餘文史,胸竹有成。

維園打球,兩場之後,高叔有言,小子拍球,異於他人,實而不浮,大陸波路也,若毋言漏,小而學技,必法陸友。吾嘆而驚,何為人也!料事近神,無一字誤。由頭再看,再三打量。

此高叔者,年過六十,無中年象,鳥髮濃密。身逾六呎,手長七呎。步履尤穩,如動之塔。球技湛絕,籃底之下,無人為敵。射術一流,三分線外,十中八九。執球亦穩,任挑不動。傳球夢幻,敵人難捉。虛勢更妙,實而非實,敵人眼花。不得不嘆,球場猿人。

高叔坦言,吾進球場,已近半世,十八港隊,三十收山,風光一時,無人不知。同坐一旁,觀青年賽。笑指球場,今人打波,不知何物,執球無力,射波水皮,胡亂插花。最不入目者,乃自以為是,手控其波,抿其臭嘴,不得一世。

高叔所言甚是,值得深思!

23-05-2004  星期日碰舊日

今早在「大家食」碰到了德仁的師弟,又使我想起了以前在那裡的時光。不過看到他,我有點感概——他該是我認識的最後一屆師弟。記得他中二時我中五,如今他中五了,我也畢業足足三年了。真是光陰似箭!

今晚在中央碰到了「千禧萬里行」的團友,是會耍功夫的 Elaine。久不相逢,話題不多。你我兩句,揮手應和。六日成友,四年點頭。夫世情也!

19-05-2004  星期五連夜趕工

古導報告連夜趕成,成作僅兩頁,功夫豈一日兩夜?功課雖交,仍覺有愧。

20-05-2004星期四  不知好歹的學生

今天考完古籍,一無生氣,溫得較多的史記不出,最容易取分的書籍流變又拿不到分……很慘喲!「死亡」已離我不遠了。我連古導報告還未交,同學說我太過分,我覺得說得很對,我更覺得利用了教授對我的信任,也辜負了他對我的期望。覺得萬分不該!

19-05-2004  星期三戌時的幽會

自下學期開始,很少到樹仁拉記去。每次放學都想去的,可是公務纏身,逼不得已背道而別。若說與它幽會到戌時,此是第一次。戌時後的拉記,空調關掉了,很靜很靜,只聽到翻紙聲和踱步聲。在這裡溫書,庄子和荀子的思想似乎更容易入腦。

12-05-2004  不知是否奏效

我一向笑哈哈的,不代表不嚴肅,對甚麼人都是,包括我的學生。我的第一個外籍尼泊爾學生,今年就讀小四,性格開朗,又活潑,可是有一個壞習慣,總是不依時完成我給他的功課。一次如是,兩次如是,大概他以為我已經不在乎了。每次要求他交功課,他總是裝著忘記了的。以前我沒有罵他,只是怕給他太多壓力了;今天我不「罵」他,只怕害了他。於是今堂結束前,板著臉對他說了一番道理。

記得以前好不容易才得到老師這樣的訓導,也不是所有學生都有機會給老師訓導的,所以每次訓導總是留下深刻的印象。那不是「囉唆」的幾句話,而是學做人的道理。希望放到尼泊爾學生身上,也一樣受用。

10-05-2004  樹仁學院宿舍文康大樓平頂禮誌

其一︰又是懶散之過錯,早上文概又錯過,唉!其實惡習不算多,一個已經唔多妥。仰天呼叫誰是我,莫太傻,做回真我要嚴苛!

其二︰五月十日,樹仁文舍大樓平頂禮,教局局長蒞臨添光輝,校長校監校董均來齊,還有師兄師姐和學弟。

辛勞三十有三載,耗竭兩老億萬財。為何?

七十年代兩大學,身懷絕藝無舞台。何如?

智變寢舍作校舍,好讓有志者成才!及後?

八零年後臨良驥,傲視港英三束裁。妙哉!

瀝血嘔心多十歲,圖書大廈終成哉。達與?

又聞學子有酣夢,再覓雲天得寸臺。竟然?

千禧始建文康舍,萬丈還愁風雨哀?夠矣!

十一科中七學士,明年大學正名來。仁願!

其三︰日落西山,余坐中央三樓苦作詩,忽然有人詩贈我,不知搞邊科,說句︰「詩贈知音哥!」轉頭欲問是哪位哥哥,發覺是位叔叔不是哥哥,「呼嘯」一聲已經走左,留下影印的詩歌。細看平仄也不錯,可惜我不是東坡,又 不是「波波」,內容不知是甚麼,枉為「知音哥」!

今天真是好事怪事多消磨︰)

07-05-2004  書法班

上,常生為我們帶來了幾本碑帖,分別有四個版本的「張黑女碑」,還有另外兩個學習秦篆和晉小楷的剛開始時,常生小心翼翼地從皮包裡掏出四本幾本碑帖,都已經破了邊,並發了黃,看上去好像已經跟了他幾十年那樣。他把四本不同的「張黑女碑」同時展開在桌子上,並叫我們細心地看看有甚麼不同。我們凝視了許久,只發覺其中兩本十分「像樣」,但又說不出來,最後還是由常生指了出來——字和筆劃的清晰度不同。這些都是臨貼時極為重要的,可是我這個愛好書法的人竟沒有留意到,深感慚愧!這也令我發覺到常生學問之淵博,跟他謹慎細心是分不開的。

雖已是書法班之第三堂,真正執筆寫字之機會不多(其實我一字亦未寫過),但我覺得在常生之獨特授課三堂後,自己的書法造詣已經升華了不少!

下午,常生為我們《仁聲》做了個專訪。常生談笑風生,把我(記者)、Carmen and David(筆錄者)都吸引住了,想不斷追問,唯時不留人,故暫未可把這次專訪變成「宗豪列傳」,哈哈!

03-05-2004    進步了

今天孫老師派回了最後一篇作文,我寫的題目是「我的同學——蘇恩」,只是沒有想過會得到這樣的評語︰「文筆成熟,記事豐滿,人物特點突出」。心裡甚是高興的。記得第一次的作文,只得「文筆通順」,現在看來進步了!進步了!進步了!

01-05-2004     危危乎兮,吾爾哉!

考試即將開始,尚未正式溫過書,危危乎兮,吾爾哉!學期快要結束,還沒怎樣交過功課,危危乎兮,吾爾哉!


28-04-2004     系會紀錄

第十一屆中文系的第一次學術講座、第一份刊物《國故》出版、第一次監委會與幹事會聯席會議、中文週書法比賽頒獎、福利品派發……全部都是今天發生的事情,我想這一定締造了系會一天發生最多事情的天!

27-04-2004   [啦2]屎上身

穎欣竟然說我"[啦2]屎上身",我反思——真的是屎嗎?系會的事務多做了,就是"[啦2]屎上身"?怎麼可以這樣來形容?我只是希望盡一己之所能、可幫忙則幫忙、提高大家之效率而已,難道真的愈幫愈忙?

算了,只是發一下「牢騷」而已,深知此乃好心一片,我不會「狼心當矣」!

23-04-2004

錢要用得適得其所,獎學金也應如此。我決定了拿這筆錢來報學生事務處和學生會舉辦的「山東文化交流團」,再次親近一下祖國,還要到孔老夫子故鄉體會一下他的偉大!

22-04-2004

天氣一天一天地暖起來,今天的氣溫已經上升到接近三十度了,奇怪的是,我還要蓋著棉被來睡覺!難道我病了嗎?更奇怪的是,去年入冬以來,我一直只用凍水洗澡!難道我瘋了嗎?只是習慣了而已!

21-04-2004

又是第一次,這次是我在樹仁榮獲「服務獎學金」,也是對我成績和服務同學、學校以及社 會的肯定,更是對我最大的鼓舞!

當接過這筆獎學金時,我頓時想到爸爸、媽媽賺錢是多麼辛苦,想捧著它對他們說︰ 「爸爸、媽媽,這是我的獎學金!」。

19-04-2004

和「中港模擬投資比賽」(China Hong Kong Investment Simulation Competition)各大院校的代表開第一次正式的會議,真正體驗到他們的不同特點——是多麼積極進取、多麼口若懸河、多麼全神貫注……

07-04-2004

我們中文系搞的「中文週」今天是第二天,兩天都是書法比賽,收到作品不多,真的不多,不過總算「過得去」啦!

01-04-2004

今年是我第一次參加樹仁(第十六屆)的校運會,共報了三項比賽,有標槍、百一欄和鐵餅。中學時,校運會沒有這些項目,故從沒有參加過,因此也最想參加試一試。我知道「嘗試新事物,令人眼界大開」是有其道理的。

雖說都從來沒有參加過這些項目,但我畢竟曾是個「運動健將」,故今次運動會的領獎台上又怎能沒有我的影子呢?我用少年時代的「絕招投擲」終在標槍奪一亞軍。惟百一欄時,身體總是控制得不好,變得像在跳高一樣,而非跨欄!同學都說︰「跳得高,跑得慢也!」至於鐵餅,想起來可真可怕--在天雨下,那滑溜溜的「餅」差點就拋到同學的頭上,嚇得同學「嘩嘩」叫險,我也打了幾個寒禁!